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0|回复: 0

说说斗争大方向的问题(谈谈《方方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30 15: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原文标题为说说斗争大方向的问题》,本文主要也是作者就网上不同的网民群体围绕《方方日记》展开的争论,用马列毛主义观点从反对修正主义的角度对《方方日记》谈的看法。
                                                           
                               说说斗争大方向的问题

                                                                                      项观奇


    近一二十年中,经常谈论这个问题。这次围绕《方方日记》发生的斗争,看来又有这个问题,还值得再说说。
        这恐怕是一个在革命斗争过程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
        更远的不说,我记得在文革当中,中央就一再写文章、发社论、下文件,希望我们广大人民群众,牢牢掌握正确的斗争大方向。显然,那是对不能牢牢掌握正确的斗争大方向的善意批评和正面引导。
        近一二十年,在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中,依然有这个问题,总是有人制造各种奇谈怪论,转移斗争大方向,所谓“右派一个屁,左派一台戏”,就是对这个问题的讽刺说法。归根结底,还是毛主席说的那句话,“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近来围绕《方方日记》所展开的“斗争”,也依然反映出这样一个问题。
        交战双方打得热火朝天,影响很大,形成一个政治事件。大家关心国家大事,是好的。勇于展开思想斗争也是好的。但是,我想,大家对于我们当前中国的问题的要害是不是看请楚了?对于我们应该正确掌握的斗争大方向,是不是搞准确了?对于我们应该采取的斗争路线、方针、政策,是不是都处理正确了?这是事关这场斗争的大局的大事,我们不能不有个正确的认识、正确的回答。
        我看,我们现在对于斗争大方向和如何展开斗争这样一些大问题的认识和处理,还不是完全正确。我觉得存在着偏离正确的斗争大方向的一些问题。
        当然,这是我们坚持马列毛主义的共产党人的看法。如果没有这个前提,看法自然会很不一样,甚至完全对立。对于这一点,我们一点都不怀疑。
        我们希望我们能有发言权。且不说宪法第35条写了我们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就是从现在的事实看,执政党还是在用“共产党”这个名字;所搞的这个社会还依然挂着“社会主义”这个牌子,虽然加了“特色”二字;不管是他们的嘴里说的,还是文字里写的,甚至宪法里、党章里,都没忘了举着“马克思主义”这面旗子,既然这样,就凭这名字、牌子、旗子,我们要讲点马列毛主义的道理,是合乎“政治规距”的。
        多年来,我很少读当代作家的文学作品,原因多多,主要是因为我对当代文学艺术的政治倾向,持否定的态度,当然,也是因为老了,还有些工作要做,时间不够,不愿意分散精力,特别是怕遇到很不顺眼的东西,会生闲气。眼不见为净好。但这次的轰轰烈烈的战斗,是围绕著名作家方方女士的《方方日记》展开的,既然关心,只好先把《方方日记》认真读了一遍,重要的地方,还多读了几遍。同时,也把批判方方和《方方日记》的文章,读了一些。
        经过这一点浅显的调查研究,有了一些想法,想告诉交战的双方,所以文章的题目定为“说说”,说说而已,没有参战的意思,也不在交战双方中站队。没有什么复杂的原因,而是很简单:基本观点不太一样。我们是持马列毛主义观点、特别是毛主席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观点的所谓毛派。丑化我们的说法,不少,大家都熟悉,不必在这里重复。但是,在这里有先打招呼的必要,因为这是我们的基本立场和基本观点,也是我们不会选边站队的原因。
        我们的旗帜是毛主席、毛主席的思想,我们是坚持马列毛主义的“阶级斗争为纲”这条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路线的,我们坚决反对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
        共产党人是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的。所以,有话在先,实话实说。
        至于我的意见对不对?欢迎批评,甚至大批判,只要你说得对,我就接受。

                                                          

        要想科学说明我们当前应当把握的正确的斗争大方向,那就要对现在中国的问题,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我想,我们中国人民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在中国建设一个真正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国家,简单说,就是建设一个人民当家作主、享有充分自由、民主的国家。
        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用马列毛主义的科学语言说,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或者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人民民主专政。这是一个总纲,有了这一条,其他都好说。
        实行公有制、或公有制为主体,自然是社会主义的必备条件,但是,没有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就不可能真正实现这个必备条件。可能会有“公有制”的形式,但是实质却已发生蜕变,因为没有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去保护、去落实。从苏东,到中国,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的这样的历史教训。
        总书记说,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的特征是共产党的领导,这个说法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共产党可能蜕化变质,可能变成修正主义党,这样的党,不但不能体现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的特征,反倒是颠覆社会主义、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的“最本质的特征”。我的《习近平思想批评》小书中的第六评:《社会主义社会的最的特征到底是什么?》就是专门批评总书记的这个不妥的说法的,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去查阅,这里不多说。
    我们今天遇到的问题,正是出在这里。
    我们人民有一个共同的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愿望。这是我们人民的心愿,也是我们人民的共识。这是我们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想搞社会主义,就失去了讨论的前提,我想,我们的讨论应该有这个前提。我只是想从这个前提出发,提出我的一点意见。
    在毛主席领导下,我们的确也曾建立过这样一个社会主义社会,并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伟大的胜利。不足和缺点错误,总是有的,人们的看法也不尽一致,这是可以研究、讨论的。但是,我觉得有一条是最基本的界限,那就是毛主席说的,是延安,还是西安?也就是说,是应该基本肯定呢,还是应该基本否定。我们是延安论者。我对毛主席领导我们干的社会主义事业,是持基本肯定态度的。
    这已经是历史,对这一段历史应该怎么看?可以讨论,也只有讨论。历史永远允许讨论,没有哪个人能够说了算,没有什么决议、论断不可以重新讨论,直至推翻。例如,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给毛主席做的犯错误的结论,依我看,就该推翻,今天不推翻,总有一天会推翻。但是,我们今天在这里,主要不是讨论历史问题,而是讨论现在的问题。
    我之所以多说这么几句,是想说明,我们之所以关心围绕《方方日记》发生的斗争,是因为我们都是社会主义的追求者,都是社会主义的坚持者,说“四个坚持”,我们是真正的“四个坚持”的践行者。
    没有这个前提,我们就很难说到一块儿去了,那就只好:免谈!


                                                                 


        正是从要搞社会主义这个前提出发,我们觉得中国目前的问题很清楚,就是,执政党不是在搞社会主义,而是在搞资本主义,而且,是毛主席预见到的“最坏的资本主义”。
        《方方日记》中,提到的所有问题,实际都是这个问题在湖北、在武汉等地的具体的表现。用毛主席的话说,这仅是“目”而已。
        问题的要害在哪里呢?纲在哪里呢?就在社会主义被出卖了,社会主义被蜕变为资本主义了;就在毛主席的正确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路线,被邓小平的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代替了。
        执政者否定毛主席,特别是否定毛主席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理论,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那个《决议》就是这么写的。但是,不管他们怎样攻击毛主席,否定毛主席,但是直到现在,他们就不敢说毛主席搞的不是社会主义,更不敢说毛主席搞的是资本主义。
        为什么?
        因为毛主席搞的实际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总而言之,中国是个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问题是有,错误也是有,但这都不能改变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个基本事实。毛主席讲过错误“难免论”这个道理,我们坚持这个道理。
        参加讨论的年轻人,可能对这一点不是太清楚。四十多年来,对毛泽东时代的历史不仅是虚无主义的,更是颠倒主义的。
        《方方日记》中,最后谈论“十六岁”那一部分,也有这样的倾向。我比方方女士大十多岁,她上中学,我上大学,她参加文革,我也参加文革。但是,我的感受和她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比他经受的磨难多。我从二十岁(1963年),就在复旦大学差一点被打成“反动学生”。文革中,更是三次挨整、挨批斗,十多年失去自由。这对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可谓在精神世界中经风雨、见世面。挨整的结果是,我没有任何问题,最后“一风吹”(当年的用语,意即把罪名全否定了)。这是从反面接受锻炼。当然,整人总是不对的,不允许独立思考,也是不对的。我就被专门批判过“喜欢独立思考”。方方女士有意见,情理之中,我也认为是问题。我这里主要谈的是如何对待的问题。我也曾三次下乡,两年多,参加了三期“四清”,和贫下中农实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没有“蹉跎岁月”的感觉和看法,而是深感对自己真有帮助,树立了和劳动人民站在一起的人生观,一直影响到我的今天。还有那时的学雷锋,学解放军,特别是学毛主席著作,等等活动,使我接受了各种正面教育。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把自己逐步培养锻炼成了一个马列毛主义者,一个信仰共产主义的共产党人,一个坚定反对修正主义的战士。回忆起自己这段成长的过程,我没有“伤痕”的感觉,更没有憎恨,也没有方方女士说的,“接受的尽是愚蠢的教育”的感觉,更不认为当时给我的教育是“挤压进我脑子里的垃圾和毒素”,而是对各个方面教育帮助过自己的人,心怀感激,让我在克服自己的各种缺点、错误、不足中慢慢成长起来,当然特别对从思想上哺育了我的导师毛主席,有一种深厚的感情,老话叫“阶级感情”。回忆那段时光,我觉得我很幸福。我常说,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能有毛主席这位导师,能做他的学生和战士,学到了活的马列毛主义,并跟着他参加了前人从未做过的捍卫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的反修斗争,而且坚持到今天。
        年轻的朋友们,我说这些个人的感受,是想告诉你们,自然也是告诉方方女士,对毛泽东时代,是有两种截然相反、截然对立的看法的。这是可以讨论的,也是可以各自保留意见的。希望年轻一代,在认识上、立场上,有一个正确的选择。否定毛主席,无损毛主席,但正如几位有识之士所说,否定毛主席,只会给我们民族带来灾难,是我们民族的愚蠢、不幸和耻辱。
        其实,《方方日记》中所说的那些不幸和不该,正是否定毛主席的必然结果。只是她侧重于记录现象,没有、也许不便触及更深层次的原因。这是不难理解的,网管已经在专她的政。轻则封,重则抓,她懂得。
        但是,这正是我们这里要说的主题。
        为了讨论这个主题,想先说说一些误解。
        一个误解是,说我们否定改革开放,否定经济建设为中心。
        我们马列毛主义者,不会愚蠢地在一般意义上否定改革开放,更不会否定要抓生产,要抓经济建设。我在我的小书《重新认识毛泽东,重新认识邓小平》中,附录了一篇我在201099日发表的小文《毛主席才是雄才大略推进社会进步的大改革家》。阐明了我们的基本观点。
        社会主义革命就是最深刻的整个社会的翻天覆地的大改革、根本改革。毛主席强调,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要继续革命,不断革命,还不就是要继续改革,不断改革?认真看看毛主席领导的那27年的历史,看看当时在各方面所进行的大胆的探索、改革以及由此带来的伟大成绩、伟大变化,任何一个尊重事实的人,都不能不承认毛主席才是雄才大略、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大改革家。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去看看我的小文。
        中美建交,小球推动大球,还不是毛主席亲自抓的?怎么能把毛主席说成是推行封闭保守路线的领导人呢?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彭真同志就在电视上驳斥了这种污蔑,他生气地说,帝国主义国家连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都不承认,不和我们建交,我们怎么向他们开放?这才是事实,才是真相。
        至于说抓生产,抓经济建设,在毛主席领导下,一直是放在最重要最基本的位置上的。大跃进,还不是急着想把中国的经济搞上去?出了偏差,但也取得很大的成绩。周总理做《四届人大报告》,写上了“实现四个现代化”,这是毛主席提出来的。而且,原来写的是“赶上”世界先进国家的水平。毛主席说,恩来啊,就不敢加上“超过”两个字吗?这才有了“赶上并超过”这个提法。一个词,彰显了一代伟人的水平、胸怀和所代表的中华民族的宏大气魄!就是邓小平说的“三项指示为纲”,其中一项,也是毛主席说的“要把生产搞上去”。毛主席是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这没有错。因为毛主席坚持的是,“抓革命,促生产”。革命不能当饭吃,要促生产。革命的目的也是为了促生产。但是,革命,也就是阶级斗争,是纲,是抓方向的,是抓怎么生产的,不然,要么生产搞不上去,要么搞偏了方向,在吃饭问题上,发生两极分化,就不是社会主义生产了。
        可见,这里的分歧不在要不要改革开放,要不要抓经济建设上,而在怎么改革开放,怎么抓经济建设上。我们认为,这正是路线斗争的实质所在。
        说毛主席不搞改革开放,说毛主席只抓阶级斗争,不抓生产,至少是对毛主席的一种误解。至于修正主义者这么说毛主席,一点也不奇怪。这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反映。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始终认为毛主席是对的,所以我们要捍卫毛主席的路线。
        还一个误解是,对文革的认识问题。
        有一顶帽子叫“文革余孽”。前总理温家宝先生,带头挥舞过这顶帽子,影响自然很大。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那个《决议》,全盘否定了毛主席的第二个贡献,即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自然也就全盘否定了文化大革命。
        这里的分歧,实质不在文革有没有错误上。大家都知道,毛主席自己就说过,“文化大革命犯了两个错误,1、打倒一切,2、全面内战。” 也留下话,“对文化大革命总的看法:基本正确,有所不足。现在要着重研究的是在有所不足方面。三七开,七分成绩,三分错误,看法不见得一致。” 我们是尊重毛主席的意见的。当然毛主席也说了,“看法不见得一致”,也就是说,还可以讨论。
        我们和邓小平、和《决议》的根本分歧在于,文革所贯彻的毛主席的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到底对不对?具体说,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有没有一个修正主义路线的问题?有没有一个制定、贯彻这条路线的走资派的问题?文革的实质和原则,就是和修正主义路线做斗争,就是和走资派做斗争,直至发生夺权斗争。我们认为,毛主席的理论原则,是正确的,文化大革命贯彻这个理论原则也是正确的,我们现在要捍卫的也是这个理论原则。
        这个分歧是根本的、原则的、不可调和的。在这个根本分歧上,我们绝不会妥协、退让。不管给我们戴什么帽子,我们都要坚持尊重事实,尊重真理。
        厘清了这两个误解,我们就可以切入主题了。
        毛主席没有看错,中国会出修正主义,中国党会变成修正主义党,中国会发生资本主义复辟,而且,确如毛主席预见的,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就要搞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就要搞资本主义复辟,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毛主席形象地比喻说,希特勒比戴高乐坏,这就是说,修正主义搞的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最坏的资本主义,比一般的如欧美的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以及那里的资本主义,坏!毛主席真是火眼金睛,看得这么深刻而准确。
        四十多年来,在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的统治下,从政治、到经济、到思想文化,从内政、到外交,全面走上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道路,全面实现了资本主义复辟,把原来的社会主义的中国,变成了一个如毛主席所说的,实行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的最坏的资本主义的国家。
        邓小平的“伟大的”历史作用,就是充当了验证毛主席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包括文革理论的最好的最彻底的反面教员,邓小平路线带给中国的这场资本主义复辟的灾难,雄辩地证明,毛主席对邓小平的批评是对的,毛主席对修正主义上台、发生资本主义复辟的预见是对的,毛主席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是对的。人总是要接受正反两方面的教育。不能轻视反面教员的作用。没有邓小平从反面给我们的教育,我们对毛主席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不会像现在这样理解得较为深刻,对资本主义复辟带来的痛苦,不会像现在这样感受得较为真切。这就是邓小平的“伟大的”历史作用。但是,这是以中国走了历史弯路、以中国人民重新身陷为受压迫、受剥削的阶级为代价的。
        今天,在这里,主要不是要说中国全局的事情。这些话无非就是强调毛主席说的阶级斗争这个纲,毛主席路线和邓小平路线斗争这个纲,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斗争这个纲,是我们认识中国一切问题的总纲。只有抓住了这个纲,才能抓住正确的斗争大方向。我们的思想、立场,进步与否,也是应该以此来衡量的。
        正是基于这个道理,我们认为,只有抓住这个纲,才能把武汉、湖北发生的问题看清楚、说清楚,才能抓住正确的斗争大方向,才能坚持毛主席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思想、理论、路线,才能站在推动历史进步的立场上。
        武汉抗疫、湖北抗疫,乃至全国抗疫,都取得了可喜的令中国人民自豪的胜利。这是人民的胜利,再次证明中国人民不愧是伟大的人民。党的领导在前期有严重失误,随后,较好地担当起了领导责任,直到现在。领导人民抗疫,是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政府的职责。疾病没有阶级性,是人类的公敌。领导抗疫的政府,做好了,是应该的,可以表扬,谈不上“感恩”。做不好,是不应该的,是必须批评的,政府是必须向人民道歉的。这是常理。资产阶级政府都要遵循这个常理,不用说“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更应该遵守这个常理。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是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应该有更高的要求。但是,武汉、湖北在抗疫初期出现的问题告诉我们,执政的共产党,从中央到地方,当时都并不偶然地犯了严重的错误。
        说并不偶然,是因为我们从阶级斗争这个纲上去看问题。既然修正主义党坚持执行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既然中国社会已经蜕变为实行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的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社会,在武汉、湖北抗疫初期,发生这些严重问题,当然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方方日记》写到了这种必然性,她在批评武汉、湖北官员的错误的同时,强调这不是武汉、湖北一地的官员的问题,而是在中国普遍存在的官员的问题。她强调, 在采取逆淘汰官员选拔制度下,这是一个到处都存在的必然现象。这个看法是深刻的,是符合实际的。当然,方方女士认识这些问题的立场和观点,和我们不一样,但是,她对这个社会现象的观察,是敏锐的、深刻的、准确的,因而是对的。在我看来,这是贯穿《方方日记》的一条红线,是《方方日记》的总纲,《方方日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冒着风险,顶着打压,敢于揭露修正主义党的问题,敢于向修正主义党追责,难能可贵。我给予高度肯定。《方方日记》和任志强先生的《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敢言之士的呐喊。
        从毛主席的观点看问题,也许能够把事情说得更清楚些。
        第一、对李文亮等八位医生、艾芬医生以及许多医护人员的打击、迫害,就是毛主席说的,是这个修正主义党,随意动用国家机器、专政机关,对人民实行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的一次表演。
        这在当下的中国,已经是司空见惯。方方女士的微博,不过是常常被封,任志强先生,可是以文获罪,进了监狱。前一段时间,要求组织自己的工会的佳士公司的工人以及支持他们的北京等地的大学生,都被抓了起来。公开上书要求组织保卫毛主席的“人民党”的毛继东(本名王士吉)同志,被判了五年徒刑,组织“至宪党”的王铮女士,也早已被判了五年徒刑,更多的例子不用说了,这在中国已经是“新常态”,无产阶级专政早已变成了对无产阶级专政,在中国的大地上,营造了一种让人民胆战心惊的白色恐怖。
        第二、前期抗疫,判断失误,动作迟缓,打压正确意见,导致疫情迅速扩大,从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责任,而究其原因,是现行政治体制的必然结果,从更深层次上说,是这个修正主义法西斯党一党专制的必然结果。事实俱在,人民都知道,不必在这里重复。这个事实,教育了我们人民,使我们看到,这个党的各级官僚,只对“核心”负责,只对自己的官位负责,就是对人民不负责。说什么“以人民为本”,我们再次明白了,这是欺骗人民的!
        第三、本来,错误总是难免的,犯了错误,向人民做检讨,向人民道歉,人民会不谅解?我们的人民是最通情达理的人民。可是,直到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拒不认错,也不追责。省委书记应勇,去慰问李文亮同志的家属,竟然没有一点道歉的表示,难道“训诫”还是正确的吗?我不会骂人,但真想骂他,因为他把共产党人这个神圣的崇高的名义,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糟蹋了。
        这当然也不偶然。十七万人大会上,不就是这样表演的吗?除了自吹自擂,有一点点自我批评吗?没有,一点也没有。“核心”带了头,下面要“看齐”,要“维护”,拒绝自我批评,更不追究责任,不正是“核心”要求的“和中央保持一致”吗?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正是。
        第四、是非的颠倒和荒唐,还表现在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的讲话上。这位市委书记竟然说,抗疫过去后,要开展“感恩活动”,感恩谁呢?竟然要“感恩总书记”。这种拍马屁,是何等的无耻和荒唐啊。我们党从来是不使用“感恩”这个从基督教引来的说法的。现在是西方的话语流行,这里不去扯这件事。问题在于,共产党人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为了让人民过上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阶级的共产主义好日子。成千成万的优秀的好同志,为了这个崇高的理想,不怕艰难困苦,不怕受尽磨难,甘愿献出自己的一切,直至生命。在共产党人看来,这是自己的历史使命,这是自己的历史责任,这是崇高的光荣的义务,又是推进人类历史进步必须付出的代价,所以,共产党人从来没有想过要人民感恩自己。当着我们呼喊“毛主席万岁”的时候,毛主席总是向我们呼喊“人民万岁”。当着搞“四个伟大”那一套的时候,毛主席留下了两个字:讨嫌!可是,身为共产党的市委书记的王忠林,竟然倒退到皇权专制主义时代去了。他把总书记“高级黑”到皇帝的龙椅上去了,向我们“屁民”高喊“皇恩浩荡”!让我们跪谢龙恩。这是维护总书记,还是讽刺总书记?这不等于给任志强先生的文章做注脚吗?
       这是一把尺子。这说明,这个党堕落到了何种程度,党风坏到了何等程度,党官僚为了向上爬手段已经卑鄙到了何等程度,一句话,这已经是怎样的一个党,大家去分析吧。
        第五、最后还是要“炮打司令部”,听毛主席的话,“不能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上面所说的这一切问题,还是应该找总书记负总责。列宁说过,下面出了问题,一般说来,总是应该中央负责的。任志强先生在文章中,也引用了毛主席在1962年北戴河七千人大会上,有承担责任,做自我批评的说法。任先生对毛主席的态度和看法,我是不赞成的。但他说的这件事,是事实。其实,毛主席是经常自我批评的。据吴冷西同志的回忆录,1958年,一次在河南的专列上,毛主席对他说,搞民主革命,开始没有经验,打长沙,犯了错误,后来才找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现在搞社会主义建设,也没有经验,也可能犯错误。毛主席讲的是认识论的真理,是我们应该坚守的真理。但是有人就是不相信这个真理。犯错误本来是正常的事情,可是自以为聪明的人总以为自己不会犯错误。实际这是愚蠢。总书记这次也是这样。对于我们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总书记视而不见,或者见而不认。这是必须批评的。
        既然13日就向美国人通报,总书记为什么不向中国人民通报?既然总书记17日就有了“英明批示”,为什么至今不向全国人民通报?11日中央电视台公开追究8位“造谣”的医务工作者,13日又“训诫”李文亮医生,总书记为什么直到现在也不给人民一个说法?等等,等等,这些问题,总书记应该负总责。总书记不是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吗?总书记承认不承认自己有错误,应该不应该向中国人民做自我批评,应该不应该向中国人民道歉。其实,李文亮等好同志都牺牲了,道歉有个屁用。但是这毕竟是一个态度,可是,连这样一个态度也没有。
        这当然也不偶然。这和在修正主义路线统治下,在复辟资本主义的情况下,所发生的那些数不清的灾难和不幸相比,不过是冰山一角。但是,这些灾难和不幸告诉我们一个真理,总书记依然在坚定地贯彻执行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依然在坚定地搞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在搞最坏的资本主义。这再次验证了毛主席讲的一个道理,修正主义的头子,改也难。
        这才是全部问题的要害所在。
        总书记还有一个突出的毛病,有野心。我写的小册子《习近平思想批评》,有九篇文章组成,也算“九评”。其中,第九评题为《解读习近平》,其中第四节,写的就是“最大的弱点是有野心”。
        那里讲的道理,这里就不重复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阅。当然,早被封了,要找、要看有点麻烦。他们手里没有真理,但是,手里有国家机器,想和他们做说理斗争,很困难,因为没有言论自由,宪法第35条,早已被他们踩在了脚下。还是要琢磨鲁迅老爷爷说的话,一首诗打不走孙传芳,一炮就把孙传芳轰走了。毛爷爷也说,人民起来了,事情就好办了。他叫我们唱《国际歌》,而且说,不但要唱,还要照着做。《国际歌》唱的第一句,就是: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接着上面的话,再补充一点。就我所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还从来没有人,对着外国人说过“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这种话的。一个人,说自己“亲自”,多么大的口气,而又多么不自量力。加上“指挥”,加上“部署”,真是自吹得无边无际喽。见过有野心的,但没见过敢这么自吹的。说少不更事,发少年狂,那是如列宁所说,上帝是允许青年人在一定时候说这种蠢话的。总书记已经这把年纪了,怎么能还说这种蠢话呢?只能有一个解释,野心让一个人的头脑膨胀到比疯子还疯。
        以上是我从武汉、湖北这次抗疫中,所看到、所理解的严重问题、要害问题。为了真正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就要在毛主席的思想理论指导下,进行斗争,并牢牢把握住这个斗争的大方向。党变修,国变色,武汉、湖北,自然在其中,问题也自然在其中。
        要解决这些问题,找方方女士,那可高抬她了。套用刘伯承元帅的话,这是“蚊子叮菩萨,找错人了”。


                                                                 



        明确了中国的问题在哪里,明确了我们的斗争的大方向在哪里,接下来,还有一个如何正确处理何对待美帝国主义的问题。
        从这次论战双方所发表的意见看,这也是一个必须弄清楚的大问题。
        在我们看来,如果遵循毛主席的教导,正确处理这个问题的道理和原则是清楚的,也容易处理好,处理得有利于维护真正的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发展,如在毛泽东时代。
        但是,如果遵循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在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习近平总书记,在外事工作中,依然推行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也就是投降主义路线。这是我们和修正主义执政者的根本分歧所在,不能不首先把道理辩论清楚。
        这要从我们面对的时代讲起。我们坚定地认为,列宁、毛主席对当今时代的本质特征的理论概括和由此而为无产阶级制定的斗争策略,都依然是正确的,都依然没有过时。这是一个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帝国主义发展不平衡,美帝国主义霸权地位的存在,决定了这个帝国主义时代,又可以进一步分析为“三个世界划分”的时代,并由此决定着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总体战略、策略、方针、路线。
        可是,中国的修正主义者,中国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从邓小平,经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都背叛了列宁、毛主席的教导。邓小平说,“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主题,总书记更进一步瞎说,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屁话表明,他们的确已经堕落为马列毛主义的叛徒,堕落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叛徒。在这样的修正主义路线指导下,对外必然会贯彻一条投降主义的路线。
        修正主义和投降主义是一对孪生兄弟,哪里有修正主义,哪里必然就有投降主义。阶级投降主义,是修正主义的本质所在。对内、对外都必然是这样。外交不过是内政的延续,对外的阶级投降,不过是对内的阶级投降的延续。一点不奇怪,一点也不难理解。
        我在《习近平思想批评》中的第七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是一条修正主义外交路线》,就是对这些道理的一点阐述,有兴趣的朋友们,也可以去看看,给予批评指正。
        现在,青年们痛恨投降主义、卖国主义,我希望不要忘记了革命导师的教导,要学会用革命导师的教导,正确分析、正确认识中国现在的投降主义、卖国主义。
        《方方日记》,美、德两国,急着翻译出版,我不了解这两家出版社的背景,但是从大的国际背景出发,这类事是必须谨慎小心的,因为美国的政客们,由于他们领导抗疫的严重错误已经引起人民的不满,为了转移视线,就向中国甩锅。在这个时候,同意美、德出版社出版《方方日记》,我觉得是个失误。方方女士可能还是受了修正主义思想的影响,没有阶级斗争这根弦,没有对美帝国主义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这是可以总结经验教训的。周总理强调“外事无小事”,我们不能忘了这个教导。外事很重要,也很敏感,弄不好就会被人利用,特别是会被修正主义执政者及其如毛主席指出的宋江一类保救分子所利用。文革中有挑动群众斗群众的现象,这个历史的经验值得记取。抓住芳芳女士的失误,举起爱国主义的大旗,给方方女士扣上“卖国贼”、“递刀子”等等大帽子,我觉得言过其实了,不合适,不正确,不利于帮助同志、团结同志,特别是,如果一直这样弄下去,就会发生转移斗争大方向的错误,就会保护了真正的投降派、卖国贼。这是需要同志们注意的。
        有没有卖国贼?当然有。就是修正主义统治者。真正能卖国的,也是他们。
        金融危机时期,说“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不是前总理温家宝的名言吗?
        和美国是夫妻关系,不是现任政协主席的名言吗?
       “ 有一千条理由搞好中美关系,没有一条理由搞坏中没关系”,不是总书记的名言吗?
        这类话多了。
        一个共产党人,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共产党的领导人,能对全世界人民的头号敌人美帝国主义说出这样一些无耻的话,应该给他们什么帽子?
        问题的严重性,还主要不在这些无耻烂言上,而在他们做了什么。
        政治上的投降主义,思想文化上的投降主义,限于篇幅,这里且略而不谈,我们单说说经济上的投降主义。
        四十多年来,曾经的国家主人、而且是国家的领导阶级----中国工人阶级,不仅在国内变成了被压迫、被剥削的雇佣劳动工人阶级,而且,还被执政的邓小平修正主义统治集团,出卖给了国际、特别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变成了垄断资产阶级的打工仔,受尽残酷的压迫、剥削。富士康“13跳”,就是这种悲惨的阶级地位的铁证。
        四十多年来,曾经被在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人民,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流血牺牲,赶走的外国垄断资本主义,又被执政的邓小平修正主义集团请了回来,一步步渗透到中国经济的各个领域,甚至一步步控制起中国的经济命脉,不仅剥削中国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创造了巨大的利润,更为危险的是,外国垄断资本主义已经在浸蚀中国的经济主权。
        帝国主义曾经用武力没有办到的事情,现在,不费一枪一弹,由邓小平修正主义集团代为完成了。
        这就是他们的“开放”的实质。
        整天说“全球经济一体化”。但是,他们刻意回避了这是全球垄断资本主义经济一体化。他们硬是要加入这个帝国主义大合唱,硬要扮演社会帝国主义的角色。这是他们的投降主义的对外延伸。他们不仅背叛了中国的劳动人民,还要背叛第三世界的劳动人民。正如列宁教导的,一旦蜕变为垄断资本主义,也就是帝国主义,那就只能会按照帝国主义的本性和规律办事,这是不会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也是不会因人们的善良愿望而能改变的。
        我建议青年朋友们去读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帝国主义论》。这本书,依然是我们认识当今时代、特别是帝国主义问题的理论基础。
        正是从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的观点出发,分析、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帝国主义本质和特征,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看到,中国特色社会帝国主义,有其特殊的两面性,一方面,他们要搞资本输出,要参与帝国主义竞争;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有一种先天的软弱性、依附性,对美国霸权主义,实行投降主义,甘愿扮演附庸角色。
        四十多年来,中国的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就是走了这样一种具有两面性的道路。
        这好像有点奇怪,其实并不奇怪。修正主义者就是这样一副德性。从老修正主义者,到现代修正主义者,从赫鲁晓夫到邓小平,都有这样的特点。这是修正主义的本性决定的。修正主义是一种机会主义,投机性是它的一个本质特征。别看他们对劳动人民,实行法西斯专政,势汹汹,手段残暴;但是,一旦面对貌似强大的美帝国主义,他们就内心恐惧,两腿发软,只会妥协退让,屈膝投降。赫鲁晓夫,在加勒比海,这样表演过;刘鹤副总理,在华盛顿,也这样表演过。赫鲁晓夫是代表了修正主义的苏联党,刘鹤是代表了修正主义的中国党。
        你看,刘鹤哪里像中国政府的代表,他和美国政府官员坐成一排,俨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下属。这是特朗普故意羞辱中国人,刘鹤竟然接受了。他不像是去谈判,而是去接受“训诫”。明明是中国的副总理,却要说让特朗普都听不懂的英语。还对主子说,我是顶着压力来的。顶着什么压力?顶着谁的压力?到底是哪国政府的代表?什么贸易战,什么协议书,明明是城下之盟,令你投降签字。刘鹤扮演了还不如李鸿章的角色。个人有责任,但是,总而言之,这是修正主义统治集团的投降主义路线决定的,是他们的本质的一次大暴露,自然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奇耻大辱,因为他们还叫着“中国共产党”这个名字。
        可见,真正的投降派,真正的卖国贼,是背叛了马列毛主义,背叛了中国人民的修正主义统治者。青年朋友们不要找错了对象,不要找错了方向。
        我们一再说,反帝必须反修。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修正主义统治者早已把我们的“国”给出卖了。马克思主义的常识告诉我们,国家、国家机器,是有阶级性的。我们要看,这个国家,这个国家机器,掌握在哪个阶级手里。这是问题的决定点。国家、国家机器,掌握在劳动人民手中,我们当然要高举爱国主义的旗帜。可是,一旦国家、国家机器,掌握在代表垄断资产阶级的修正主义统治集团的手里的时候,他们正在推行卖国主义、投降主义的路线,把我们的国家,把我们的人民,都出卖了,在这个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愚蠢地“爱”他们吗?还能接受他们在“爱国主义”这面破旗下的卖国主义吗?
        看看历史吧。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者,玩弄过这样的把戏,他们跟在资产阶级政府的后面,举起了一面护国主义的破旗,被革命导师列宁批得体无完肤。毛主席也严肃批判过狭隘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的错误。革命导师给了我们识破骗局的思想武器,我们不能上修正主义统治集团的当,不能被狭隘民族主义蒙蔽了眼睛,走错了方向。
        美帝国主义,一霸独大,如毛主席所说,他们在全世界到处伸手,是全世界人民的头号敌人。我们当然要反对美帝国主义,当然要牢记,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但是,反帝必须反修。只有坚持反修,才能真正实现反帝。这个道理一点也不难明白。投降派当道,怎么可能真正实现反帝呢?历史已经做了回答,而且继续在回答,青年朋友们,我们可不能上当啊!
        反帝和反修的关系问题,是一个我们争论过多年的老问题,现在还是有些人热心转移斗争大方向,我们希望青年朋友们,能够辨明是非,牢牢掌握正确的斗争大方向。
        就是和美帝国主义斗争,也要在马列毛主义指导下,掌握好斗争大方向,掌握好斗争策略。这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政客们,都有丰富的政治斗争经验,都是很狡猾的。我们不能跟着他们转。还是要听毛主席的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正确把握斗争大局,正确把握斗争主动权,沿着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大方向推进革命斗争。


                                                               


        最后再说一点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从目前的情况看,交战的双方,不少人的用语,都是相当高调的,都是上纲上线的,一顶顶帽子都很大。这就使我想到,围绕《方方日记》所发生的斗争,就其性质而言,到底是人民内部矛盾呢?还是敌我矛盾?我看,这也是能否正确处理这场斗争的一个重要问题。
        大道理就不用多说了。毛主席1957年发表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把道理都讲清楚了。
        按照毛主席讲的道理,和现在我们面对的实际,我觉得,这场斗争,总体来讲,还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还是应该遵循“团结----批评----团结” 的公式去解决,应该着重体现“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 这一目的。
        这样说,是就我对《方方日记》的理解而言的。至于方方女士是不是有其他的问题,那是另外的一件事,那要按照另外的实际情况去处理。
        也可能因为我的水平低,更可能我的立场、观点有问题,我实在看不出这是一场敌矛盾的斗争。相反,我觉得《方方日记》,总起来说还是应该基本肯定的,有的地方还是难能可贵的。当然,有的提法,有的说法,我以为是错误的,甚至是严重的错误。但是,这还是属于可以讨论的问题,还是可以通过批评、自我批评来解决的,大不了各自保留意见。要说错误,任何一个人都难免,因为谁也不能说自己写东西都是百分之百正确。
        我之所以基本肯定《方方日记》,至少基于以下几点。
        我通读了一遍《方方日记》,我觉得,方方女士的立足点,依然在劳动人民群众之中,她所表达的思想感情,是和人民群众相通的。人民抗疫有了好消息,她高兴;人民抗疫有了坏消息,她难过,这是贯穿整个日记的一条基本线索。不能用某些错误、某些错话(例如,“中国的极左分子”,“极左流氓”,“刁民”等等话语),否定这个基本事实。
        从《方方日记》 ,我们可以看到、感受到,方方女士对于生她、养她的南京、武汉、湖北乃至全中国,是深深热爱的;对于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以及形形色色、各个方面的人民,是深深热爱的。用血浓于水来形容,似乎不为过分,说她是个爱国主义者,也许还是合适的。
        我说的难能可贵,是因为《方方日记》敢于追责,敢于直逼昏庸的官僚,特别是,敢于更进一步深刻揭露政治体制的问题。所以网管要不断地封她的微博。封杀微博还是轻的,请进去坐牢,是随时有可能的。也是敢于追责的任志强先生不是进去了吗?当然,任志强先生讽刺了总书记,当属“大逆不道”。反正这是一件有风险的事,说这是斗争,那是要有一点斗争的勇气的。《日记》中流露了这样的令统治者不安的情绪。
        说方方女士递刀子,但是,在我看来,借用毛主席的话说,这是一把反对修正主义、反对法西斯专政的刀子,因为他揭露了统治者的黑暗面,所以统治者要封杀他,自然也不允许出版。当然,方方女士可能不会这样想,也不会这样看,更不会这样说。
        要说比较大的错误,还是前面说过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在国外出英文德文版,影响不好。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是一个客观是存在的事实,是帝国主义的本性决定的。这些道理,早已被修正主义统治者丢掉了。在他们的嘴里,早已没有“帝国主义”这个词,更忌讳“修正主义”这个词。阿Q头上的赖疮疤嘛!正是这个大环境,影响了方方女士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判断。美帝国主义、特朗普,没有管好抗疫这件事。为了转移国内人民群众的视线,就制造一个病毒的源头的问题。这和方方女士写《方方日记》,挂不起钩来,说方方女士递刀子,不符合实际。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不认同对《方方日记》上纲上线,大规模讨伐。特别是我要指出,这样做,实际的结果就是,掩盖了修正主义统治集团在抗疫初期,所犯的严重错误,以及直到现在,既不承认错误,也无悔改表现,更不追责。这是涉及如何正确认识武汉、湖北出现的错误,以及如何正确把握斗争的大方向的原则问题。
        我看到,帝吧宣布有3200万人,并高调说战胜方方女士很容易。我不明白这种豪言壮语的意义在哪里,也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在哪里?虽然,我也是不赞成方方女士的一些思想观点的。
        毛主席在评《水浒》时说过,“不要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批评宋江“受招安,就去打方腊”。我希望青年朋友们好好学一下毛主席的意见。
        青年人是中国的希望。中国变修了,变成最坏的资本主义国家了,无数革命先烈的流血牺牲付诸东流,劳动人民重新受苦受难,青年朋友们不感到义愤填膺、无法容忍吗?
        中国再富强,GDP再高,可是,人民不能当家作主,甚至连起码的民主权利都没有,这不是我们中国人的耻辱吗?这难道还不需要我们高举毛主席的旗帜起来革命吗?
        毛主席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这才是国家大事!
        青年朋友们,毛主席1950年在莫斯科,对着中国留学生说过,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中国的前途寄托在你们身上。
        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不辜负毛主席的教导,重新启动社会主义革命,在中国重建真正的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这是青年朋友们这一代的艰巨的但又是伟大的光荣的历史责任。
        让我们一起、包括帝吧大军,高唱《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莫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奈尔就一定要实现!
        我们坚信,受过毛主席教育的伟大的中国人民,在中国重建社会主义,是确凿无疑的。当我们在中国的大地上,重新举起社会主义的红旗,把中国建设得比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更自由、更民主、更幸福,我们就实现了毛主席的愿望:对人类做出了较大的贡献。
        我们有志气实现这一点。希望寄托在青年一代的身上。

                                                                                       20205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GMT+8, 2020-7-9 07:10 , Processed in 0.7774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