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8|回复: 0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主席生前最关注的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4 20: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尤夕中 于 2020-6-4 20:35 编辑

    主席比任何人都明白,私心是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相匹配的,公心才是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相匹配的。如果这个问题不彻底解决,社会主义只能是徒具形式,因为缺乏根本内涵的支撑,随时都可能被修正。从中不难看出,主席生前的种种忧虑是客观的,毅然发动文革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其内心积虑与苦衷,恐怕只有天地知晓。应该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否在全党全民中扎根,是主席生前最关注的主要问题之一。

    中国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是有多元微妙原因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公心与私心的比率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从量上讲,属于无产阶人民大众的人,数量虽多,但具备无产阶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人数,则是极其有限的,真正想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更是寥寥无几;从质上讲,便是具有属于无产阶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人,也没有到达应有的最高境界,总不免有某种潜在隐私作怪。中国的政要与学者,同样存在着质量问题,包括很多党的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质量问题同样没有得到真正提升,境界没有彻底净化。诚如主席生前所强调的,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其实也并不是都完全不懂,是从心里没在乎那个茬儿。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私心膨胀,处处以私欲为行为准则,并发展如此神速,致使人欲横流,不可逆转,由此可见其趋势之必然。正所谓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在中国,这个最根本的意识形态问题,实际上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主席在生前,对这个问题是非常敏感的,是一直耿耿于怀的。
    一九三六年,苏联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斯大林就宣布:在苏联,“谁战胜谁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根据苏联的经验和斯大林的提法,一九五六年九月,毛泽东同意的“八大”政治报告中也提出:“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 但主席讲这句话,是指在制度形式上解决了,却并不意味着,在根本上,尤其是意识形态上,已经彻底解决了。     
    一九五六年十月,国际上发生了“波兰事件”、“匈牙利事件”。一九五七年三月十八日,毛泽东在济南党的干部会议上讲话中又指出:“两种制度作斗争,就是社会主义跟资本主义这两种制度作斗争,谁胜谁败,这个问题解决了没有呢?分了胜负没有呢?按照八次大会所说的,应该说基本上分了胜负的,就是资本主义失败了,社会主义基本上胜利了。是不是最后胜利了呢?那就没有。两种制度的竞争,社会主义基本上胜利了,但是还没有最后胜利,还没有巩固”。“至于两种思想斗争”,“意识形态方面谁胜谁负,那就更差一点了。”这说明,主席并没有把外在制度上的暂时胜利,完全等同于意识形态方面的胜利。

    一九五七年夏季,出现了资产阶级右派反党反社会主义动向。毛泽东在六月十九日公开发表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再次讲到:“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的斗争,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表明主席不仅认为意识形态问题没有解决,而且两个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斗争是艰巨的长期的,因为思想领域的敌人是看不见的,是“不拿枪”的敌人。诚如主席建国初就告诫的,“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
   
    一九五七年六月,毛泽东在《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又指出:“在我国,巩固社会主义制度的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斗争,还要经过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我们已经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取得了基本胜利,但是在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取得胜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
         
    一九六三年六月十四日,在中共中央《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中指出:“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才能逐步解决。”   
    一九六四年七月,毛泽东在对《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稿的修改中,又加写了这样一段:“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得容易些,宁可看得困难些。这样想,这样做,较为有利,而较少受害。”   
    一九六四年九月四日,毛泽东在同外宾谈话中指出:“谁战胜谁的问题,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战胜无产阶级?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有些人不懂,赫鲁晓夫就是这样。”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经毛泽东修改,周恩来在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最后解决。”并在报告中进一步分析了这个论断的理由:(1)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完成以后,阶级矛盾仍然存在,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2)还必须在经济战线上、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文化战线上进行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3)世界上还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各国反动派和现代修正主义存在,资本主义的阴风总会不时地吹到社会主义国家里来。

    上述系列言论,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主席。为何主席打下天下仍一直不忘阶级斗争?因为现实实践中的社会主义,尤其是中苏这样的大国,都不是马恩导师理论中设想的情形,列斯毛导师所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面临着前无古人甚至后无来者的极其艰难困苦的险境!在外部有列强环伺,在内部既有有形的各色反动派随时反攻倒算、又有无形的封资修等“四旧”根深蒂固,复辟的危险如影随形!不搞阶级斗争行吗?必须阶级斗争为纲!必须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必须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就得来一次!主席难道不知道阶级斗争熄灭论和温情脉脉更容易忽悠人、笼络人吗?更容易讨好官学商吗?但这样会从根本和长远利益上彻底害了人民大众,主席当然不会干、绝对不会干。因为资产阶级就在党内、走资派还在走。因为他担心红色江山会有一天被颠覆,被混入党内的资产阶级政客涂抹成特色,致使人民再次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打下红色江山容易,保住红色江山困难,因为人的思想意识,贪图享乐的资产阶级意识,党内领导干部的特权意识,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一旦遇有合适机会,精神就会变物质,社会主义制度就会被修正,就会名存实亡。

    作为中国,是拥有无产阶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人多,还是拥有资产阶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人多,是会从量上决定国家社会性质的。作为中共,是真马列主义者多,还是假马列主义者多,会从质上决定这个党的性质的。一个党,一个国家的变质,不仅仅只是种子问题,还有个土壤肥料水分气温的问题。 

    实际上,在无产阶级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之前,做任何事情也是不可能达标的。改革是改不好的,文革是文不好的,保守是保不好的,开放是开不好的,革命是革不好的,造反是造不好的。中国人的质量问题或曰素质问题不解决,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达标。主席打下天下,从中看到了人民的力量,增加了自信,但也就此有些过高估计了部分战友功臣和部分领导干部的境界,有些过高估计了人民的境界。主席有些想法本来就是高瞻远瞩的,大手笔大气魄的,但由于人(尤其是部分领导干部)的质量、素质、境界都不达标,却不能得到很好的论证。诸如:用砸锅卖铁拆东补西的方式搞大炼钢铁或大跃进,能证明大跃进是好的吗?用扩大化整知识分子,能证明反右派是好的吗?用胡乱整人乃至武斗,能证明文化大革命是好的吗?不能,统统不能。这样的论证方式方法,只能把毛泽东伟大的革命的浪漫主义设想,推到火坑里去。只能证明他已经不是救星而是灾星。当然,这些运动和斗争中有些人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故意用这样形左实右的方式干扰对抗主席的路线方针政策,尤其是各个层级各个地区的封资修等反动派和投机者在其中故意捣乱破坏甚至大搞阴谋诡计,使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对此,中国人民,尤其是最广大被压迫人民,必须反省与反思,力求在正反教训中得到飞跃与升华。主席曾告诫我们:“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主席讲的是基本原则,但任何事物都不是静止的,俗话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天的党是什么党?今天的群众是什么群众?与毛泽东时代还具有一样的概念内涵吗?还值得相信吗?即便相信,应该相信哪些群众,应该相信哪些党员干部?这恐怕不能不是一个重要问题了。因为腐败是全面的,大人有大腐败,小人有小腐败,都在坑集体肥个人。


    (本文节选自宇太先生著作《人类第一人毛泽东》上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民民主社会主义论坛  

GMT+8, 2020-7-3 22:19 , Processed in 0.70748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